<b id="minnw"><legend id="minnw"></legend></b>
  • <menu id="minnw"></menu>
    <optgroup id="minnw"><i id="minnw"><em id="minnw"></em></i></optgroup>
      1. <source id="minnw"><listing id="minnw"><video id="minnw"></video></listing></source>

        包头美妆代购交流群

        196:一家四口的早晨

        楼主:仙xiaoxian 时间:2021-10-01 16:52:03

        196:一家四口的早晨




        ? ? 她越发从心里疼爱起他们了,想着得空就多陪陪他们吧。


        ? ? 孩子的童年不能缺少关爱。


        ? ? 这天她就起了个大早,自己尝试做了紫菜包饭团,没有厨艺天资的人做个饭团都特么难于上青天。


        ? ? 本来还准备腌黄瓜和白糖西红柿的,云卿一看表,妈地快八点了。


        ? ? 她把饭团装上,又抓了点生黄瓜叠好,匆匆忙忙只得出门。


        ? ? 开车到了豫园,还算赶早,四月中旬的天气晴朗而又不失清凉,万里无云盛着微风。


        ? ? 很是舒服。


        ? ? 云卿走到3号别墅栋,正巧就在栅栏围起的青草地上捕捉到了两只包子。


        ? ? 十三追着八哥跑,胖嘟嘟的身子歪歪斜斜。


        ? ? 十四蔫巴巴的穿着白色宫廷小睡裙,睁不开眼睛的站在草坪中间,小小一点,裙子很长都看不到她的小短腿了,头发睡得卷卷的,在头顶竖起一个冲天炮,因为那张脸颜值太高,活脱脱是个城堡里早起的小公主。


        ? ? 云卿看着真是可心,嘴角咧开了一个大笑容,“这是谁家的宝宝这么漂亮啊,一大早被放出来拯救世界吗?”


        ? ? “啊,小云云……”十四转过身来,朝她没精神的摆了摆手。


        ? ? “没有睡醒吗?”


        ? ? “我要打死老陆?!?/p>


        ? ? 云卿好笑,走过去把人抱起来,一股子奶香扑面,小家伙臭着一张脸的样子和某人有的一拼,“来,阿姨给你醒醒神,就不会困了?!?/p>


        ? ? 云卿帮她揉着穴位,小家伙嗷嗷的叫,立马开溜,“葛葛!你的小云云宝贝已经上线,别追着傻八玩了,快过来让女神蹂躏你耶!”


        ? ? 云卿:……


        ? ? “??!我的女神来啦!八哥你这个替身可以消失了!走吧走吧……小云云!你带了什么好吃的呀,女神我好想你哦!”


        ? ? 云卿无奈的盯着朝自己飞奔过来的小肉包。


        ? ? 她刚才没听岔吧?


        ? ? 十三把,八哥,当作,她,的替身?


        ? ? 云卿默默地扫了眼哈着大舌头一身乱毛的八哥。


        ? ? 这一个早晨,从开始就乱乱的了……


        ? ? 两只包子都窜了过来,黏住她就不放了,一只抓她一条裤腿,她走到哪都有两个小油瓶。


        ? ? “不要着急,阿姨没做什么特别好吃的,十三你的小胖爪子先挪开?!?/p>


        ? ? 云卿笑着抓开那只急切的小手,打开了餐盒,“宝贝们都坐好,阿姨去给你们拿牛奶和勺子,纸巾?”


        ? ? “嗯嗯!阿婶在里面哦,小云云你去吧!”


        ? ? “咦,这古怪的形状是饭团吗?还有黄瓜耶,我好喜欢吃黄瓜的,不过饭团有点丑有点干……”


        ? ? 云卿:“……”


        ? ? 她被批评吐槽的差不多也习惯了,自主过滤某些差评好了。


        ? ? 走上台阶,进了别墅里面,厨房里飘来有香味。


        ? ? 阿婶笑着探出头和云卿打招呼,“云小姐,老远就听到你的声音了,来这么早???”


        ? ? 云卿也笑,“想着今天抽一天空,早晨舒服就早点过来了。没想到宝宝们也起的很早?!?/p>


        ? ? “那才不是呢,这俩小祖宗一个比一个能赖床,今天早晨是先生七点不到就活生生把他们整醒了,十四还哭了一通,小家伙起床气好重的,呵呵?!?/p>


        ? ? 云卿微微讶异,那男人干嘛呢?


        ? ? 她不免蹙了蹙细眉,“你们家先生也是有意思,孩子长身体,要多睡才好?!?/p>


        ? ? 阿婶笑得意味深长,看着美丽的云小姐,“还不是您要过来,先生说让你看到赖床的孩子会减分,就把他们都赶出去运动了?!?/p>


        ? ? “……”


        ? ? 云卿慢慢的抿起了唇儿,阿婶的眼神实在深长,她有点不好意思,“你们家先生说话不着调,什么加分减分的,胡扯一通?!?/p>


        ? ? 阿婶瞧她是有些娇羞的样子了,只是捂嘴呵呵直笑,她心里明白呐,先生都离婚了,估摸是对云小姐看上眼了才加紧的离了这个婚的!


        ? ? 云卿更加不好意思,低头进厨房拿东西。


        ? ? “小小姐爱喝原味豆奶,小少爷要加糖的牛奶,云小姐你爱喝什么呀,我给冲一杯?”


        ? ? “谢谢,那就一杯原味豆奶吧?!?/p>


        ? ? “云小姐也喜欢喝原味的呀?”


        ? ? 云卿拿了勺子,笑了,“是啊,我从小喜欢喝豆奶。说起来……我和十四好像口味上还有点像?!?/p>


        ? ? 阿婶微微一怔,回头来的眼神有点深,倒是笑道,“那多好啊,难怪云小姐和孩子们亲近。原来的那位啊,口味好刁蛮,幸好不在豫园住,吃过几顿饭我就知道难伺候?!?/p>


        ? ? 阿婶悄悄的说道,云卿知道说的是季芷雅,她没多言,笑笑就端着盘子出去了。


        ? ? 刚走回到草坪就看见遮阳伞下面的桌子边,多了一道男人身影,似乎刚晨跑回来。


        ? ? 原来他穿白色的运动服居然这么帅。


        ? ? 这是云卿下意识的,心里划过的话。


        ? ? 等她反应过来,自己已经呆呆的看了人家好几十秒了。


        ? ? 他坐在那里,俊颜墨发,微微的汗珠映衬着男人刚运动后的性感,耳朵上还挂着无线耳机,宽阔的肩膀上搭着一条运动毛巾,衣袖挽起结实的小臂,手腕戴着运动表,微微蹙眉朝她看过来,清隽深邃的面目上没什么表情,只有那眼神漆黑无比。


        ? ? 完全是一个晨间运动的阳刚型男,迷人样子。


        ? ? 穿西装时,又是冷酷睿智的精英模样。


        ? ? 生气时,有霸道专横的总裁模样。


        ? ? 对她使坏时,又是一个狂妄邪肆的军痞模样。


        ? ? 试问这样的男人,对女人而言应该是360度杀吧。


        ? ? 难怪了,夏水水说就算被陆墨沉睡,只是睡都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。


        ? ? 云卿感觉心里那跃动微微的,有点快,起伏不定,意味也说不明确,被他注视得微微撅起了嘴角。


        ? ? 她慢慢走了过去,也不看他,只冲孩子笑,“要的东西都拿来了,可以开始吃了?!?/p>


        ? ? 小家伙们接过勺子,捧起牛奶开心的吃了起来。


        ? ? 云卿在某人的对面坐了下来,给孩子们剥开鸡蛋。


        ? ? 陆墨沉视线扫过她一双纤美的手,又看了眼那白皙漂亮的脸盘子,见她是没有和自己说话的意思了。


        ? ? 他低头瞅了眼儿子,“好吃吗?”


        ? ? “爹地你是问什么???”十三嘚吧嘚吧,嘴里好忙,鼓包包的。


        ? ? 陆墨沉挑眉,指了下那看不出形状的饭团,“别骗爸爸,好吃吗?”


        ? ? 云卿抬头朝他看过去,啥意思了?


        ? ? 十三大眼睛晃溜溜的,看了眼老爸,又看了眼饭团,再去看小云云,嘻嘻笑道,“还、还可以啦!”


        ? ? 云卿瞅了眼小胖墩儿,不知该笑该哭,小傻帽谁都不想得罪。


        ? ? 还是十四鬼灵精,踢了一脚葛葛,又赶紧拿了一片黄瓜插到饭团里,“喏喏,老陆,要这样子配合吃,就美味无敌啦!小云云的爱心早餐,绝对是人间美味的!不信你尝尝?”


        ? ? “你真是个贴心小棉袄,宝宝?!痹魄湫那槊览隽?。


        ? ? 陆墨沉斜了眼会拍马屁的女儿,看向对面那女人,“我手没洗,给我喂一片黄瓜?!?/p>


        ? ? 云卿起先没动,但是坐在那里脸儿就有点热了。


        ? ? 喂……


        ? ? 喂什么喂!


        ? ? 不要脸。


        ? ? 当着孩子的面都不知道怎么说话是吧。


        ? ? “十四,你给你爸爸吃一片黄瓜?!彼劢薜土?,憋着生气的样子柔静,落在对面男人的眼底,是那般好看的。


        ? ? 陆墨沉身子俯低接过女儿的小手举过来的黄瓜,吃在嘴里清凉,他没说话,站起身。


        ? ? 身侧有微微的男性味道飘过,夹杂着刚毅的汗味,云卿躲避着正低头整理她的饭团。


        ? ? 冷不丁下巴被一股劲儿捏起,抬头看是他修长的手指。


        ? ? 他用极快速度俯身,攫住她的粉唇,薄唇柔韧相贴,舌尖撬开她的齿关就将她吻住。


        ? ? 那个过程很短,是趁孩子们低头吃东西的两三秒,他把嘴里那片含热的黄瓜度给她,塞进了她的小嘴里。


        ? ? 然后含了一把她的下唇,松开,在她耳边清冽吐息,“还给你,好好吃?!?/p>


        ? ? 云卿:……


        ? ? ?。?!


        ? ? 心跳剧烈,她心虚立刻看孩子们,好在他们没发现。


        ? ? 她又回头怒瞪,男人双手插着白色运动裤的口袋,闲然随意,身形那般完美俊长,走进别墅里。


        ? ? 特英俊,也特别讨人厌。


        ? ? 云卿愤愤地挪动舌头,一时不知是该吐出来还是吃下去。


        ? ? 一片黄瓜都能这么吃,她简直拿这个坏蛋都没一点办法了……


        ? ? 最后,她当着孩子的面也只能若无其事的吃下去,一早晨嘴里都是他的味道。


        ? ? 陆墨沉去上班时,云卿也带着孩子们换好衣服小书包从楼上下来。


        ? ? 别墅门口两辆车。


        ? ? 云卿想了想还是提了,“那个,陆先生,季芷雅她怀孕这事你知道吗?”


        ? ? 陆墨沉朝她看过来,眼神掠过异色。


        ? ? 云卿便知道他不知情了,她也没说什么,“孩子是顾湛宇的,我想着这件事应该告诉你一下?!?/p>


        ? ? 陆墨沉嗯了一声,没波动,盯着她看了会儿倒是俯身笑言,“为了报复季芷雅,不如你也和我怀一个?”


        ? ? 云卿愣了几秒,抬起包就去打他精壮的身躯,“你这人,什么时候有个正经?!?/p>


        ? ? 根本就是油盐不进,好歹前妻没和他离婚怀上别的男人的孩子啊。


        ? ? 云卿无语了,这男人事不关己一概冷漠到彻底。


        ? ? 他上车前又喊了她一句,“中午带着孩子等我,一块吃饭?!?/p>


        ? ? 云卿把车门关的砰响。


        ? ? 宾利开走,陆墨沉靠在座椅里,神情恢复高深莫测,“阿关,去查一下季芷雅怀孕的事?!?/p>


        ? ? “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有保险牌了?!卑⒐剜偷?。


        ? ? 陆墨沉关心的是另一边,“三天前你说白羽玲在曼哈顿呆了五天没动,这是在等联络人的表现,一般秘密见面需要这么等,这两天她有没有行踪了?”


        ? ? “她出门了,去见了一个人?!?/p>


        ? ? “谁?”陆墨沉忽然睁开眼。






        197:她的大长腿







        ? ? 阿关见大老板猝然问起,他把车停到路边。


        ? ? 拿出ipad解密后转身递给后座的陆墨沉,“白羽玲见的是一个华裔男子,年轻,不到30岁左右,我们的人调查到是个澳门籍商人,有黑/社会背景,目前不知与白羽玲什么关系,但见白羽玲点头哈腰在车外与他说话,身份肯定在她之上,熟不熟不好判断,或许只是个中间人。引起我另一个注意的是,白羽玲离开酒店那早,我的人去搜她房间,发现了一张便签,奇怪的是上面没写字,只有一个这标志,我正想查一查这个标志再跟您汇报……”


        ? ? 陆墨沉已经看到了那张便签,自然也看到了那个淡灰"se?。簦酰⑻诘谋曛?。


        ? ? 他的目光瞬息间变幻,黑瞳几乎立时一缩,浑身透出一股肃杀的冷凝。


        ? ? 阿关察觉到素来沉稳的老板,这是非常不对劲了!


        ? ? “陆总,有什么奇怪吗?”


        ? ? 陆墨沉修长的手指变得僵硬,冷厉,缓缓触碰屏幕上那个标志,心头似有重石压住,强健的心跳也一瞬变得荒芜。


        ? ? 他眨了下眸,问阿关,“确定,是在白羽玲房间发现的?”


        ? ? “嗯,掉落在床底下,屋子里有些乱,下属说有翻找的痕迹,可见这个便签她是想带走又找不到了。陆总,我去查一下这个标志?”


        ? ? 陆墨沉呼吸冷冷窜动,“不用查了?!?/p>


        ? ? 阿关一愣。


        ? ? 陆墨沉靠回座椅,身躯凛冽如冰窖,闭眸片刻,把那个标致拍下,发了出去,并且电话也打了过去。


        ? ? 季斯宸接起。


        ? ? 陆墨沉道,“看一下图片?!?/p>


        ? ? 季斯宸紧接着语气微变,“这是……”


        ? ? “熟悉吧?当年导致我开除军籍那次行动的标志?!甭侥两廾溆?,盖着眼底晦暗紧绷的情绪。


        ? ? “你从哪儿看到的?”


        ? ? “美国,白羽玲,时隔五年,这个标志再度出现了。斯宸,当年只有参加行动的人知道这个标志,我和她是唯一活下来的两个,她当时已经叛敌,消失,现在这个鬼一样的标志出现了。你说这意味着什么?”


        ? ? “她?”季斯宸呼吸凝滞,听那边他语气如冰似魂,一时都不敢提那个女人的名字。


        ? ? 季斯宸想想先稳住,“我怎么觉得是白羽玲故弄玄虚呢!白羽玲和她八竿子打不着,怎么可能?或者当年的行动还有残余势力留存……”


        ? ? 陆墨沉狠狠的捏了捏眉心,眸光晦暗如海底,“斯宸,我需要你立刻去一趟美国,用上你在国际上的侦察手段,去证实……”


        ? ? 季斯宸点头,明白,如果真的涉及到当年那人,那势必要谨慎,动上真格了!


        ? ? “白羽玲先不用管她,也不要限制她的行动,这种狗急跳墙的,放在那里顺藤摸瓜最好?!甭侥亮栀绶?,道。


        ? ? ……


        ? ? 云卿带着小家伙们按事先设定的一日游路线走,先去了大观山看锦鲤游,又去花卉园做采蜂蜜酿制的手工活动。


        ? ? 十一点多的时候,由司机载着回到市内,进入一家乐园餐厅。


        ? ? 陆墨沉让宋秘书事先定好了位子,包厢里布置得童真幻趣,有鱼缸,还有旋转木马。


        ? ? 云卿陪着玩了几分钟,小孩子喜新厌旧,很快厌倦,吵着要去餐厅的天台玩水上滑滑梯。


        ? ? 好在书包里他们的小衣服准备齐全,云卿这个称职小保姆拿出泳装泳帽给他们戴上。


        ? ? 小粉包子扑通扑通入水。


        ? ? 她在岸边大汗淋漓。


        ? ? 陪孩子玩可真是……要了老命。


        ? ? 还只是一个上午,她就有如此恐怖觉悟。


        ? ? “小云云,快给我和葛葛拍美腻的照片,我要传到ins上面耶!”


        ? ? “ins?你居然有ins?”云卿满是不可置信,现在的娃子都怎么了一个个窜天呢。


        ? ? 十四得意地翘起她的小屁股,摆了个pose,告诉云卿一个更炸吊的消息,“不仅有,宝宝我还有二十万粉丝666!”


        ? ? “……”一箭射穿90后的中年妇女。


        ? ? “你快点给我拍啦,角度一定要选好,要拍出我的大长腿哟,爱你么么哒!”


        ? ? 云卿扶墙都不行,忍俊不禁,“好,阿姨把你20厘米的小短腿努力拍1米特效……”


        ? ? 举着手机各种角度,拍了十来张,手机插进来电话。


        ? ? 云卿扶了下墨镜,走到遮阳伞下面,边看着孩子边无奈接起,“爸,您又有什么指示???”


        ? ? 云承书没好气,“给你半小时时间,立刻给我回家,今天休假你也不回来,你要上天???”


        ? ? “我这不是、不是陪家玉的孩子么,我……”云卿心虚地说了没半句,云承书生气的打断,“苏家玉我早晨去拿药都碰见她了,刚好问到她孩子怎么样,说送到外婆家去了,云卿,你要气死我是不是?咳咳……”


        ? ? “爸,爸爸爸别……”


        ? ? “下午有相亲,不去也得给我去!就剩下28分钟了,你不回来我躺太平间去?!?/p>


        ? ? “……”卧槽会威胁。


        ? ? 云卿撇下嘴吹了口颊边的碎发,抱着脑袋烦躁。


        ? ? 一低头,腿边湿漉漉的两只包子都回来了,十三问,“小云云,谁给你打电话这么不开心呢?”


        ? ? “我爸爸?!?/p>


        ? ? “咱爸??!咱爸找你有什么事吗?”十三继续问道。


        ? ? 云卿自动忽略小家伙雷人的称呼,有气无力地看着他俩,“小宝贝,我下午可能……有事……必须离开?!?/p>


        ? ? “什么事???”十四垮下小脸。


        ? ? “我独断装横的爸要逼着我嫁人?!?/p>


        ? ? “可是你没跟咱爸说,将来我要娶你的吗!”十三很不满。


        ? ? 云卿:……


        ? ? 一时回答不了这个质问。


        ? ? 给两只洗了热水澡,换回自己的衣服,云卿带着他们从天台下去。


        ? ? 刚出5楼的电梯,迎面碰上了人。


        ? ? 云卿微愣,转而也就面目平淡无情,让到一边。


        ? ? 倒是顾湛宇,一身墨蓝色西装停步,看到她一手一个可爱的孩子牵着,顾湛宇眸底变换万千,仿佛蛰伏巨浪,翻滚不能平静,他怔怔看着她,拦住去路,锐利的问道,“卿卿,你和他们……这两个孩子你已经带上了?”


        ? ? 云卿并不能明白顾湛宇眼中那种风暴,也不知道他讳莫如深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
        ? ? 她理解的就是,顾湛宇讽刺她带着陆墨沉孩子的意思。


        ? ? 她眸色清冷微然,“顾先生,我说过日后相见我们也不是点头打招呼的关系,你为难我也别为难孩子吧?!?/p>


        ? ? 顾湛宇一愣,清俊的脸廓缓缓淡嘲,幽深道,“想不到你和这两个小的,感情都这么深了?!?/p>


        ? ? 刚才看到她从电梯出来,悉心的给孩子系鞋带,蹲下来的样子柔婉而透着母性。


        ? ? 令顾湛宇不得不心头涩涩,相信血缘纽带的神奇。


        ? ? 她从没当过母亲,却好似知道怎么当似的。


        ? ? “你把孩子放进去,卿卿,我有话和你谈?!惫苏坑钫玖⒈手?,道。


        ? ? 云卿摇头,很坚决,借口都不找,“我和你没说的?!?/p>


        ? ? 顾湛宇盯着她,一抹伤痕从眼底闪过,他眼神逐渐又冷又痛,最后还是深深地凝望。


        ? ? 电梯叮咚发出警告,云卿带着孩子要绕道,顾湛宇捉住她的手腕,没用太大力度,只是靠近她压低了声音,“我如今不会再害你,卿卿,你不了解一些事……一些以前的事。你和陆墨沉没什么可能的,据我估计。有时间你出来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你说,那关系到你……”


        ? ? 云卿却不领情,也不太感兴趣,累了般释然,微微提醒说,“顾湛宇,请你意识到你已经离婚!”


        ? ? 顾湛宇狠狠一僵,瞳孔紧缩。


        ? ? 她又道,“据我所知季芷雅怀孕了,好像受刺激住院了?你不该在这里纠缠我?;蛐碛幸桓龊⒆佣阅憷此狄膊淮??!?/p>


        ? ? 顾湛宇的掌心空了,她走得很快。


        ? ? 他看着她牵着孩子的温馨背影,双目犹如被最毒的刺刺中。


        ? ? 他哑声缓缓笑,最想生的孩子,是从你肚子里出来啊。


        ? ? 心脏空沉的滴答滴答,顾湛宇盯着电梯半天没动,直到手机响起。


        ? ? 陆柔希打来的,“湛宇!季芷雅真的怀上了?是你的吗?你确定吗?你怎么就让她得逞了……”


        ? ? 顾湛宇疲惫,森冷道,“这件事儿谁传您嘴里的?季芷雅?!”


        ? ? “你先别管谁说的,你难道想私自打掉?”陆柔希屏气,质问道。


        ? ? ……


        ? ? 云卿没等到陆墨沉就先离开了乐园餐厅,给他打了一通电话,没接。


        ? ? 没接就算了吧!反正孩子们那,她用食物先哄住了,趁机开溜。


        ? ? 在限定的时间里最后几秒爬到四楼,云卿三喘五呼的拍门,“云老头,你不开门我就懒得去太平间收尸了?!?/p>


        ? ? 吱呀一声,门开得可快了。


        ? ? 云承书蹙眉愠怒,“没大没小……眉娟,给孩子准备午饭?!?/p>


        ? ? “不行呀,叔叔,她吃了午饭这裙子可就穿不上了!”


        ? ? 云卿一抬头,夏水水这千杀的居然在她家!她指了指,又看到夏水水手中那条纯白淑女公主名媛各种风格交杂的连衣裙,摇摇头,“穿成那样我宁愿死,还相亲?我不要?!?/p>


        ? ? “爸专门去店里给你挑的,这孩子,怎么说话呢!”云承书把她拽过去。





        198:墨沉不知道你相亲?






        ? ? 云卿懵逼了,“爸,您给我去买裙子?!”


        ? ? 云承书略咳嗽,还挺害羞地敲了一掌她脑门,“爸爸给女儿买衣服不能买?小水跟着去的,当参考。她说这条裙子适合你?!?/p>


        ? ? “狗屎……”云卿极小声嘀咕,一个眼刀朝夏水水那头猪刺过去。


        ? ? 夏水水给她比了一个吊舌头,然后手砍脖子的姿势:意思你爸拽着老子去的,老子不去也会死,不就愉快的把你卖了!


        ? ? 云卿再度朝她丢了个中指。


        ? ? 她回一个吐舌头。


        ? ? “嗷?!痹魄涑酝疵∧源?!


        ? ? 云承书收回手,“皮相!别吃饭了!小水你给她换上衣服。女孩子整天也不知道化妆,我都不知道怎么把你养成这样了,黑衣服白裤子,黑裙子白衣服,还有没有别的颜色?人家不知道的以为我闺女多大年纪了,哀哉啊……”


        ? ? “老爸我化妆的,我涂口红平时……”


        ? ? “冬天涂得像个女鬼一样?”云承书直摇头。


        ? ? “呵呵呵,蜀黍那是酒红色或者吃土色啦!”夏水水甜腻腻,“你女就喜欢高冷装×范?!?/p>


        ? ? “你给我进来?!痹魄淅涞?。


        ? ? 房间里眉姨在翻云卿的化妆品,“小水,你看看给她上啥色儿???”


        ? ? “上色?哈哈眉姨你好幽默……”


        ? ? “你给我说清楚怎么回事?”云卿逼问。


        ? ? “我哪知道啊,我发4我就接到你爸的电话,务必帮忙我就来了?!?/p>


        ? ? “卿卿,你别辜负你爸一番心意,他每天跑医院办才给你挤上的位子,男方是妇科医生,这个条件顶好,未婚,你别担心,还有其他人呢,这叫做那个什么……”


        ? ? “联谊?”


        ? ? 云卿简直法式头痛啊……!


        ? ? “眉姨,联谊会是我大学时才玩的,我现在已经是老菜梆子了我好意思吗?”


        ? ? “胡说,这也叫做集体相亲?!泵家绦堑?,“你爸说了,你那职业尴尬,给你报了个世界五百强女白领,到时你可不准说漏嘴??!”


        ? ? 我擦。


        ? ? 云卿有点法式尴尬了,“老云头有意思了,我们医生都是高智商好吗?还世界五百强……到时候一问我还不是露馅?”


        ? ? “你笨??!”夏水水给她上眼妆,“你就说那个,本女白领下班不谈工作嘛!”


        ? ? “对对对,小水聪明?!?/p>


        ? ? “哈哈哈,眉姨就数你会夸我?!?/p>


        ? ? 云卿:……


        ? ? 半小时后,看了一眼镜子的云卿:…………


        ? ? 完全不想去吐槽这个淑女妆容是什么鬼了。


        ? ? 云承书看到女儿袅袅娉婷从屋里出来,挺惊艳,苦口婆心道,“窈窕淑女君子才好逑,爸打听了,年轻男子中意淑雅甜美的女性,你给我兜着点听见没有?”


        ? ? “爸,我嫁不出去不吃家里的米的?!?/p>


        ? ? “爸是要你迈出这一步,想你该想的,做你该做的?!?/p>


        ? ? 云承书三句不忘提点,亲自把人押送楼下,“没到晚上八点不许回来,你公寓那我会让小水去守着,你诊所那我给你助理打了电话,哪儿都别想躲,认真对待!”


        ? ? 草。


        ? ? 云卿面无血色,提着那个碍事的裙摆上了车。


        ? ? 等她到了那个联谊……不是,集体相亲地点,云卿看到对座四个男人……其中靠窗的那个,整张脸的粉都要碎了……


        ? ? 对方清眸如墨,亦是一怔,目光从她粉黛的脸妆一路往下,看到她身上那条前短后长,后面甚至拖地的裙摆。


        ? ? 目光里的惊悚,云卿是读出来了的。


        ? ? 接而,这人就是清雅一笑,大概真的憋不住,看到她浑身僵硬走进座位还不小心踩到后面的裙摆,他嘴角笑出了声。


        ? ? 忙用拳头堵住。


        ? ? 云卿脸上一层红云飘过,忍不住恼意,低低道,“师兄,你够了?!?/p>


        ? ? 秦律咳嗽一声,修剪极为干净的手指按了按挑动的眉,“嗯,仙女吗?坐吧?!?/p>


        ? ? “……”云卿坐下来,脸不是脸儿。


        ? ? “我很意外?!?/p>


        ? ? “我更惊奇!”


        ? ? 两人同时出声。


        ? ? 秦律坐姿随意,青灰色的衬衫领口敞开两颗,没露出锁骨,单肘撑着桌面,那只好看的手仍抵着嘴唇,目光清亮又窘迫,“我是被逼的?!?/p>


        ? ? “我也是啊?!痹魄溆尬蘩?,抱怨道。


        ? ? 他挑眉,“接到北仁院长的通知是,和四个女白领,所以……”


        ? ? “我的对象是妇科男医生,所以我也没想到会碰到你……”


        ? ? “嗨,我就是那个妇科男医生?!倍悦娴谝桓瞿腥宿限蔚某魄浠瘟嘶问?。


        ? ? 云卿登时耳根有点热,非常尴尬,半起身连连点头,“你好,不好意思,那个…不好意思我好像做错了位置?!?/p>


        ? ? 她也坐到靠窗,秦律的对面了。


        ? ? 这会儿女方都到齐了,她也不好换。


        ? ? 那妇科医生趁机掠过云卿的脸和身材,都还是很满意的,不过秦律在北仁是高于院长的存在,他一个小医生不敢抢彩头,默默地礼貌道,“坐哪里都是一样的,呵呵?!?/p>


        ? ? 云卿也假笑笑,这种场合除了玻尿酸过度式的假笑,还真没别的办法。


        ? ? 四男四女,互相打招呼,除了最初的尴尬后,马上又假模假样的热闹起来。


        ? ? 云卿没忍住微微侧身,朝云承书一个电话打过去,拢着嘴巴怒道,“云老师你坑我。你不知道你女多尴尬,集体相亲……碰上我师兄了,就是给你做心脏手术的师兄啊?!?/p>


        ? ? 那头云承书慢慢一笑,“这是好事啊,秦医生爸爸颇为赏识,谦谦君子!”


        ? ? “但是你知不知道他和……”和陆墨沉是兄弟啊,云卿话到嘴边没敢提出来。


        ? ? “行了,少找借口多干实事,在妇科医生和秦医生两个之间,你尽情挑选嘛女儿?!?/p>


        ? ? “喂……笃笃笃?!?/p>


        ? ? 云卿那句‘我现在撤了’毫无机会说出口。


        ? ? 转过身撞上秦律目若清泓的视线,她脸上两朵乌云和红云交杂。


        ? ? “令尊下了硬指标?”秦律笑问。


        ? ? 云卿颓败,不禁疑惑,“师兄,我以为你有女友了,上次在碧云会馆吃饭,你旁边坐的那位?”


        ? ? “也是相亲的一个,铁打的师兄,流水的对象,目前这是第十场?!?/p>


        ? ? 云卿默哀,“您辛苦惹……”


        ? ? 他目光泛深,看着她,很温润的流过什么,没有说话。


        ? ? 只是看着她今天有别于平时的模样,有点反差,有点可爱,但其实也很漂亮。


        ? ? 他眸光微微一眯,一直有笑意。


        ? ? 一桌人皆为熟男熟/女,这种年龄阶段目的性很强,聊天也还算实在。


        ? ? 云卿算插科打诨来的,但也不能影响旁边三个女孩真正的相亲,只得默默坐着,看她们聊世界五百强,金融地理,天文经济。


        ? ? 时间走得很快,橱窗外的夕阳瑰丽,八个人叫了晚餐。


        ? ? 吃过后,有人提议要去包厢唱k。


        ? ? 云卿看了下表,六点不到,她又不能回家,家都不能回??!


        ? ? 她随众流进了包间,男男女女这会儿都敞开了。


        ? ? 秦律温文尔雅,干净深沉,其实另外三个女孩都看中了他,这会儿就找机会死命往他旁边凑。


        ? ? 云卿明显感觉到他应付不来,尤其对香水和触碰,他皱紧了眉头。


        ? ? 她嘴角憋着一点笑,人长得太帅当然有错。


        ? ? 等到他洁癖快要发作,她还是帮了一把,“师兄,我爸刚才心率不齐,保姆打电话给我,你出来一下行吗?”


        ? ? “好?!鼻芈擅胨僬酒鹕?,高大走出来。


        ? ? 两人挑了一个安静点的露台,云卿看他把西装外套脱了就扔到垃圾桶,“师兄你这么夸张?”


        ? ? “不太喜欢?!彼纤嗟?。


        ? ? 云卿开心道,“再等一小时我就能溜了?!?/p>


        ? ? “令尊规定了回家时间?”


        ? ? “嗯?!彼孔爬父?,看露台外面的天,太阳在黛青的山棱下快要完全隐没,她才想起很久没有查看手机。


        ? ? 她从包里拿出来,下意识的翻到通话记录,不过并没有未接来电。


        ? ? 秦律瞧见她在一个人的名字上划了几下,略有意味,问道,“相亲这事,墨沉不知道?”


        ? ? 云卿一时沉默,后又咬了下唇:“嗯……”


        ? ? 和师兄提起陆墨沉,云卿不晓得心里为什么,总是有些局促的感觉吧。


        ? ? 也许是……可能很潜意识的,她知道师兄对自己格外照顾的那点意思。


        ? ? 秦律手指不碰栏杆,清雅长立,眉头微微的皱了皱,“很久没有和你单独见面,一直想和你深聊一些问题,但是没有机会。墨沉那人非常霸道,我也不想给你添麻烦,和他又是兄弟?!?/p>


        ? ? “从前我反对他惹你,因为那时他目的不纯,我认为他不会负责任。现在他也离婚了……这事我更不好说。想听听你的想法,师妹,我从前觉得你会坚决远离他,你自有清醒判断。现在呢,你对他的心思?”


        ? ? “我……”


        ? ? 云卿用手指头微微的戳着栏杆,自己和陆墨沉这段秘事,往开来说仍是有些羞耻的。


        ? ? 她低头别着耳边掉落的头发,那样子在秦律眼底很温柔,他不禁细看。


        ? ? 云卿说,“我以前反感他,又恨又怕。后来形势逼迫我从了他,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借口,总之我糊涂了……现在,”


        ? ? “现在你未嫁他未娶?!鼻芈擅许?,嗓音沉。


        ? ? 云卿没说话。


       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
       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
        大小单双网址